【暗巷】Wide Awake 03

  其實說真的我很想再買一台電腦

  雖然已經預定好了,我想目前來說的我還沒有那個能力再買一台

  沒關係的,我的薪水快到了,應該可以想到的時候就打開來寫東西

  即使這不是我的本行


  ***

  男人領著他們走下陰暗的木頭階梯,他看見葛雷夫皺著眉毛一臉難看的表情,他樂了一下沒說話,只是安靜地繼續帶路,他可沒忘記,這兩人的身分,足夠讓英格蘭鼎鼎有名的梅林大師為他們找到自己,也不是甚麼簡單的傢伙。

  只是男人並沒有想到,自己在想甚麼,其實小魁登斯都知道。

  這是魁登斯的一個秘密,他沒有告訴過葛雷夫先生。他身上有一個黑色的煙霧的小東西,從他有意識以來就知道、就存在的東西,梅林倒是發現過。

  「小傢伙,這東西的存在決定了你的小命是否還在,無論是誰,都不可讓對方知道。」梅林抓著他的小手,低聲呢喃著一聲咒語,接著如釋地微笑,「我給你下了個咒,除非是與你靈魂不分的對象,否則誰也不知道這件事情,懂嗎?」

  魁登斯小小的眨眼,表示:你已經知道了不是嗎?

  梅林被他的小動作逗笑,「我可不算在內,好歹我也算是你的老師吧,這咒語除非是你心甘情願,或者只有我才能解開,懂嗎小傢伙?」

  他揉著小孩的腦袋瓜。

  有點好笑的看著男孩可笑的髮型。

  魁登斯忽然想起那時候的事情,之後梅林就把自己交給了先生,他想,如果是先生的話,也許...也許他可以將咒語解開讓先生知道這件事情。

  他伸手拉住先生的袍子,想要張嘴說話,冷不然地被先生反手握住,他抬頭看著先生冰冷的側顏,魁登斯想不到能用甚麼言詞來形容,他只知道,先生的臉冷得好好看。

  「到了嗎?」先生忽然問。

  魁登斯才發現自己已經跟著先生走了好久,帶路的人卻沒有停下來的打算。先生看穿了這個,主動停下,「兩位貴客啊,不是我不用給你們一個房間,而是實在沒有多餘的空間,二位的身分特殊,我想,這裡會是最適合二位的。」

  男人露出自以為最斯文的笑容,殊不知那笑容看的魁登斯渾身發毛,他雙手緊緊抓住先生的大手,葛雷夫注意到小孩的舉動,他下意識的伸手拍拍對方的小手,表示一切都不會有事情的。

  他們走進男人給準備的房間,點上火燭,裡面有點小,雖然看起來似乎有點骯髒,不過基本上說還是好了一點,他向男人點頭表示對方可以離開了。

  男人聳肩,留下火把逕自離開。

  「簡直糟糕透了。」

  在人離開之後,葛雷夫如此評斷。

  魁登斯噗哧笑了一下,葛雷夫低頭看男孩,臉上寫著你笑甚麼。

  「我以為先生是真的喜歡這個房間?」

  葛雷夫鼻子哼出氣,「要不然你知道還有更好的地方嗎?」

  他歪著腦袋想了幾秒鐘,事實上他是將小黑霧──梅林稱之為默默然的小東西放出去,穿過每一個牆,將整艘船的模樣都看過一圈,魁登斯對著葛雷夫搖頭,表示沒有。

  「這裡大概是那傢伙拿來藏女人的地方,看看,多麼濃重的胭脂味,當以為我都聞不到嗎?」

  葛雷夫顯然是被氣到了,關上房門,拿出魔杖低聲念了句:滅滅淨,房間裡的東西瞬間像被打掃過的模樣,一下子就乾淨了不少,葛雷夫這才愉快地在床邊坐下。

  魁登斯自動自發地將自己的東西擺在角落處,「過來,魁登斯。」葛雷夫忽然喊,他不解地走過去,「你都幾歲了怎麼連衣服都不會穿?」

  他替魁登斯拉好了衣領,拍拍袍子上根本就沒有的灰塵。

  「睡吧,晚一點大概就沒有甚麼好事情發生了。」

  葛雷夫拍拍自己內里的床位說,他可記得下來之前那個看似是船長的傢伙可是說了鬼盜船的事情,他曾經聽說過這艘船的傳說,如鬼如魅地出現在海平線上,用著安靜的速度駛航著船到別人船上刮一頓,即使不傷及人命。

  但葛雷夫可不覺得這裡的人不會把他們拱出去,要知道,即使是海盜船,也可能會需要巫師或者魔法師的幫忙。

  他一點都不想繼續待在海上飄盪,看著乖巧得不得了的魁登斯自動自發躺好在自己身邊,他的心就軟了不少,葛雷夫並沒有發現這一點,只是拉上了被子,順手對著周圍下了警戒的咒語,有人來了他會知道的。


  待續

  下午好

  昨天混了一天,我累死了

  陪著朋友出去走走逛逛,可惜這樣也不會讓我多瘦一公斤(哼哼)

  這一段寫著還挺開心的,可以看出某人已經開始心軟了

  部長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不是嗎(笑)


  下一段應該傑克史派羅就出現辣

  壞壞的GG要出場辣


评论
热度 ( 4 )

© 伪 文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