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巷】Wide Awake 00


  身為一名巫師,他從不覺得自己的身分有甚麼可以避諱地。即使在這個壓迫著巫師們、對巫師們的追殺,葛雷夫依然認為自己的身分特殊並且高貴。

  對此感到認同的只有那名偉大的魔法師,人們都稱之為梅林──一個天生的法師。

  魔法師與巫師的差別,大概就是使用魔力的不同。

  梅林與他們大都都不一樣,他不用使用咒語也可以施法,但他們卻要使用魔仗作為依憑。

  直到有一天,梅林帶來了一名男孩,並且告訴葛雷夫,以後這孩子就是你的學徒,好好教他,你會需要他。

  葛雷夫斥之以鼻,但還是尊重著梅林,他收下了一個孩子,一個完全沒有法力天分的孩子。

  「名字,你的名字孩子。」他淡淡地問。

  小孩低著頭,小聲回答:「...魁登斯‧巴波。」

  葛雷夫望著這樣軟弱的孩子,一個據說剛滿十歲的孩子,頓時間有些頭疼。

  「梅林,你不能就這樣把他丟給我。」

  他揉著隱隱作痛的太陽穴。

  梅林揚嘴笑道,「你會需要到他的。」說完轉身關門就離開,留下一大一小的兩人。

  葛雷夫給魁登斯安置了一個房間,自己則弄了張床在實驗室裡──他在外面的掩飾身分是名傳教士,一名喜歡研究草藥學的傳教士。

  所以他也會幫忙照看病人,這一些也都是梅林教他的,不然,他可能一下子就會在這裡曝光。

  ──他已經習慣了使用魔法替自己做事情,這樣他還可以一心好幾用。

  夜裡,魁登斯忽然推開他的房間門,葛雷夫不明白的看著他,「還有甚麼事嗎?」

  「我、我能跟您一塊兒睡嗎?我怕黑...」

  其實他在房間裡翻來覆去很久,每一次來到陌生的地方他總要有一個人陪著才可以好好地睡覺。之前他好不容易習慣了梅林的陪伴,現在卻忽然換了一個人。

  他只是個孩子,一個早熟的孩子也依然是一名孩子,總會害怕黑暗。

  葛雷夫並沒有注意到這一點,窗外的月亮已然高掛,他不想跟一個孩子講太多應該獨立自主的道理,乾脆點頭在床上讓出一小點位子。

  魁登斯欣喜地瞪大眼睛,迅速爬上床去,把自己縮得小小的,「這樣會不會讓您比較好睡覺?」

  這是單人床小子,怎麼樣都不好睡,葛雷夫暗忖,卻沒有說出口。


  「沒事,睡吧,我明天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明天開始要教你學習怎麼一個當一個獨立的人,他可有得忙了。

  葛雷夫已經開始下意識的計畫著之後的日子要安排些甚麼事情給魁登斯去做,絲毫沒注意到本來他還很不想接下這個小傢伙。

  如果不是燙手芋山,梅林也不會想到找到他這裡。

  更不會就這麼把一個孩子扔給他,美其名是個學徒,但其實就是個來躲禍的。

  他暗暗嘖了聲,魁登斯聽見,還以為是自己過分的要求引起了他的不滿。

  他連忙跳下床站在旁邊,不停地道歉。

  「你搞甚麼花樣,做甚麼不睡覺?」

  他很累,累得只想睡覺,這傢伙在做甚麼啊!

  「我、我以為是我讓您不愉快了,對不起我這就回去自己睡。」

  說著轉身就要跑,葛雷夫伸手抓住男孩,用力一扯就把人拉上床,他開口低聲道:「閉上眼睛,現在睡覺,再吵我就把你趕出去。」


  於是他閉嘴了,過沒多久,葛雷夫就聽見孩子睡著的呼吸聲,他這才放鬆了神經跟著一起入夢。


  外面火光灑滿整個沉睡的城市,一名身穿盔甲的男人緩緩騎馬從其他騎士們中間走上前,他跳下馬,旁邊一名士兵連忙上前拉住韁繩。

  「找到人了沒?」他問。

  另一名看似負責人的傢伙猶豫地走上前,「報告國王,沒有找到!」

  「一群飯桶,這麼個小不點都找不到,要你們有何用?」男人氣得大罵,旁邊屋子裡的百姓們沒有一個膽敢探出頭。

  「雖然沒有找到,但我們有找到線索。」領頭說話的人快速把事情講了一遍,「我們找到梅林的藏身之處,還有那個小鬼可能出現的地方。」

  「那還不滾去給我找!」男人怒罵著,一旁的將軍靠過來,「我的國王,請您別生氣,我們一定會找到你要的人。」

  沃帝根瞪著自己的將軍,一聲不吭地騎上馬轉身回城堡。

  將軍知道,國王的意思是找不到人就讓勤他人提著將軍的人頭來吧。


  「看甚麼,還不快滾去找!一個個都想斷腦袋嗎!?」將軍大吼著,其他騎士與士兵們一哄而散,夜裡的城市,頓時間清醒過來。

  許多百姓不能理解、畏懼地看著黑腿兵們搜找著自己的家,誰也不敢出聲。


  註定的從這一夜開始,命運的齒輪開始運轉。

  誰也沒能預料到未來會怎麼樣,就好像,梅林也沒想到自己橫插一腳,改變德會如此之多。


  TBC

  對你沒看錯,就是待續

  我想寫亞瑟王:王者之劍背景交錯的暗巷設定

  該出現的腳色都會有

  不該有的也有(滾#

  滿腦子都是亞瑟王我怎麼有辦法繼續寫純粹暗巷AU辣~~~原諒我!!!!!!!!!!!!!!!!!!!


  我要睡覺了

  晚安,忘記說我特愛年齡操作,另有GGAD,沃帝根→烏瑟,亞瑟x肥鵝比爾XDDDD


评论
热度 ( 3 )

© 伪 文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