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巷】The Flowers on you. 06 驚 喜(嚇)

  魁登斯跟著蒂娜離開了學校,女人氣呼呼的把人拉上車,啟動引擎開走,斯卡曼德慢了一步被拋棄在後面。他無奈的抓抓頭,只好轉身走到另一邊的公車站牌搭公車回去自己的花店。

  在車上。

  「那傢伙是你的老闆?」蒂娜沉默了好一段時間才開口問。

  老實講,她滿意外的。

  雖然知道小魁在那裏打工,可她並不知道那間花店的老闆原來是斯卡曼德。

  魁登斯點點頭,「是的。」

  「他對你怎麼樣?」

  「很、很好!」

  是真的很好,想他當初要找打工卻找不到一間老闆願意用他。魁登斯知道自己的缺點,讓他去面對外面客人服務,簡直就是天大的挑戰。可是斯卡曼德卻不因此讓他別去上班,相反的,非常體諒自己,自己跑去跟客人們互動。

  「嗯哼!」

  要是那傢伙欺負小魁的話,蒂娜可沒打算就此放過。

  不過……

  「今天先生下午有時間,你…要不要跟我過去一趟公司?」

  蒂娜這才想到自己已經下意識將車子開往公司的方向,雖然她很不開心那個學校的教務主任跟一個毫無干係的學生,這樣欺負小魁,可一時間火大,倒是忘記了小魁的學籍可還在。

  「我?我…我可以去嗎?」

  他從沒有見過他的長腿叔叔,今天蒂娜小姐的提議真是讓他大吃一驚。說不想見面是不可能的事,就連作夢他都想要見一見那個溫柔的長腿叔叔。

  像是被魁登斯的喜悅感染,蒂娜軟下了脾氣,柔柔地笑道:「當然可以,只不過我不能保證你一定可以見到先生。」

  他興奮的點點頭。

  以往的自卑與沒有自信的模樣沒了,蒂娜覺得這樣的魁登斯才像個孩子,像他這個年紀應該有的模樣的孩子。

  公司的位置並不遠,開車不過十來分鐘就到。

  蒂娜讓人先在大廳等著,自己將車子開去停。基本上公司的高階主管的人都會有一個公司提供的車位,而蒂娜也有,她闆的秘書長。

  魁登斯小心翼翼的走進去,櫃檯的漂亮女士見到他連忙開口問:「你好,請問您來這裡有甚麼事情嗎?」

  「蒂娜小姐讓我在這裡等…等她。」

  「請問…您說的是蒂娜金坦小姐嗎?」

  老天,那可是秘書長啊!這男孩竟然認識秘書長?他跟金坦小姐是甚麼關係…女士無胡亂想著。

  「是…是的。」魁登斯一臉奇怪的看著對方,這還是他第一次主動跟陌生人交談,可以算得上是僅少的經驗。

  「哦我的天,親愛的先生,請問怎麼稱呼您呢?」

  女士激動的問,雙眼閃亮亮地,彷彿見到甚麼好東西似。

  「魁登斯…魁登斯巴波。」

  他還記得蒂娜小姐曾經告訴過他,千萬別將先生的姓氏透露出來。他雖然不太明白為什麼,但既然蒂娜小姐這麼說,他照做就是,於是他順口就將自己的舊姓氏報出來。

  女士見他挺好說話,本想再接再厲的繼續問下去,赫然看見今天老闆約好的客人已經到了。她只好讓魁登斯到旁邊的沙發上等著,無論魁登斯說的是真的還假的,表面上魁登斯都依然是公司的客人。她讓人引導魁登斯在旁邊等著,順便讓人給他準備一杯水,轉身就跑去接待另一個公司的高階主管。

  這些就與魁登斯沒有甚麼太大的關係,他安靜的在旁邊等著,並且一邊打量著這間公司的裝潢。

  乾淨俐落的裝潢,一眼看過去幾乎都是純白的顏色,淺色沙發搭配著深色抱枕,就連手上的杯子似乎也是特別挑選過的,挑高大廳裡來來去去不少人,有的是路過有的是來送東西。

  說起來他似乎不知道他的長腿叔叔的公司是做甚麼的?

  魁登斯忽然發現自己對長腿叔叔似乎一點都不了解,也許等等可以找時間跟蒂娜聊聊關於長腿叔叔的事情。只是看樣子似乎他的長腿叔叔是個很厲害的人啊!

  他默默地想著自己念的科系將來是否對長腿叔叔有幫助…唔,似乎沒有太大的幫助啊!難道真的要換個科系嗎?…魁登斯思考的很認真,沒有注意到有人在進了門之後,就頻頻看他。

  男人扭頭跟身邊的人說了句話,身邊的人點點頭率先離開。

  男人則邁步向著魁登斯的方向走過來,「你怎麼會在這裡?」

  「咦咦?!」

  魁登斯被男人的聲音嚇了一跳,手上的杯子猛地撒出水來。

  他慌張的站起來,太笨手笨腳了!暗罵自己。

  「緊張甚麼!」男人淡淡地說,「你忘記我了?」他皺眉。似乎下一秒魁登斯只要點頭或者說是,他就會生氣。

  「沒、沒有!」

  「衣服都濕了,跟我過來。」男人蹙眉道,似乎一下子就轉移了剛才還想著如果魁登斯給了肯定的回答自己要怎麼處理的態度,也不知道是否是他的態度太自然,魁登斯捧著水杯就真的跟上男人的步伐走了。

  渾然忘記了蒂娜讓他等在這裡的事情。

  直到蒂娜滿大廳的找人的時候,他才想起來這件事情。

  當然,蒂娜在後來問了那個櫃檯的女士之後知道魁登斯的去處,倒是放心的跑回去自己的辦公室上工。

  魁登斯跟著男人來到一間辦公室,這才反應他怎麼就這麼跟著走了。

  他張嘴想說話,卻發現自己不知道該說甚麼好,又把嘴閉上。看著男人讓他坐在辦公室裡的沙發上別亂動,他還真的一動不動的用半個屁股坐著。

  男人隨手扔了一件襯衫過去,「換上,衣服濕的容易感冒。」

  魁登斯捏著衣服並沒有動作,相反的,他小心翼翼的開口,「那個…請問你是誰?」

  「…你不是說沒有忘記我?」

  「是…是沒有忘記,但、但是我也不認識…你…」

  「……」

  這樣講似乎也是,男人走到魁登斯旁邊的位置坐下,右腿交疊道左腿上,雙手十指交錯地放在膝蓋上,「我叫做珀西瓦‧葛雷夫,算是你的監護人。」

  他頓了下,似乎想到甚麼事情道:「今天本該是我過去你學校處理事情,但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談,所以讓蒂娜過去。」

  「長、長腿叔叔?!」

  魁登斯不可置信地叫出聲音。

  他怎麼都沒有想到他的長腿叔叔看起來如此年輕帥氣霸氣,他轉頭過去見到辦公桌上的牌子,上面寫著:『部長 珀西瓦‧葛雷夫』

  他滿臉震驚。男人──或者說珀西瓦點點頭,表示的確是自己。

  眼前的男人頭髮向後梳,兩邊髮鬢微微泛白,可偏偏帥氣的臉上並沒有時間留下的痕跡,沉穩霸氣成熟的模樣,一點都沒辦法跟他信裡面那個溫柔支持、鼓勵自己的人聯想一起。

  或者說,他根本沒有辦法想像這就是他的長腿叔叔。

  可如果他不是的話,那麼他怎麼會知道長腿叔叔這個稱呼呢!

  「怎麼,不相信?」

  「有…有點意外。」魁登斯老實的回答,「那個…學校的事情,是您拜託斯卡曼德先生去幫忙的嗎?」

  珀西瓦點頭,一雙漂亮的棕色眼睛望著魁登斯,後者讓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他連忙開口:「我、我去換衣服!」

  換好了衣服,兩人相差甚遠的體型,讓魁登斯像個穿上大人衣服的小孩,看上去特別稚氣。即使他比他的長腿叔叔還要高上一兩公分,也難以支撐起珀西瓦的白色襯衫。

  那件衣服上還隱隱帶著成熟男人的氣味,魁登斯換好了衣服從小房間走出來──那是珀西瓦在公司的休息室──臉上熱辣辣的紅起來,他自己也沒搞清楚原因。

  也許是…害羞了?他默默地想。

  「你還沒告訴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他可不記得自己有把公司的地址告訴這孩子。

  「是…蒂娜小解帶我過來的。」

  珀西瓦皺眉,「金坦?」

  相對魁登斯親暱的稱呼金坦為蒂娜小姐,珀西瓦的稱呼倒讓魁登斯愣了一下,很快就反應過來他的長腿叔叔──哦不,或許該說部長先生口中的金坦就是蒂娜。

  他點頭。

  「她不會無緣無故帶你過來…是你想見我?」

  他不信這個在自己手下做了許久的秘書的女人會擅自作主將人帶回來,肯定是有甚麼原因讓金坦主動將一個人帶到公司,而非另外約時間。

  想了想,大概也就只可能是這個孩子想要見見自己。

  他的工作很忙,就連偶爾接到信回寄過去,也是寥寥幾句話。

  但信中魁登斯對自己的依賴,珀西瓦對感覺很滿意,可卻沒有在信件中發現魁登斯想見自己的慾望。

  他思考了一下,也就這件事情可能讓金坦將人帶到公司。

  或許是想著有機會讓魁登斯見到自己。

  魁登斯瞬間白了臉,連忙說:「對、對不起!我不…不應該拜託蒂娜小姐!請您、請您別怪蒂娜小姐。」


  待續

  [[ 終於見面了啊!真是太好了,然後再來就是慢慢的感情發酵囉。 ]]


评论
热度 ( 4 )
  1. AlecNights伪 文青年 转载了此文字

© 伪 文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