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巷】The Flowers on you. 01 下雨了

  魁登斯在一間花店上班,老闆是一個很溫柔的人,他總是喜歡跟動物們說話,當然也喜歡跟植物說話,他知道自己很內向沉默。

  從學校畢業之後他考上的大學,但是家裡不可能給他多餘的錢使用,特別是他的媽媽──他的母親從來沒有給他好臉色過。

  他也不敢問為什麼。

  不敢問,為什麼他的母親不能夠像其他母親一樣溫柔?

  不敢問,為什麼他的母親從小就對自己疾言厲色?

  也不敢問,為什麼他從小就長得跟家裡的其他孩子們不一樣?

  幸好母親雖然對自己不好,可是他有一個很棒的長腿叔叔。

  考上學校之後他從家裡搬出來,他的學費住宿費跟其他花費全部都是那個未曾謀面的長腿叔叔給的。

  自打知道他有一個願意幫助自己的長腿叔叔之後,他的母親完全就是放任自己自生自滅了。他很難過,更因此難過的嚴重憂鬱症,是他的長腿叔叔派人將他帶去看醫生。

  那是一個很漂亮卻很古板保守的姐姐,叫做:蒂娜金坦。

  後來蒂娜告訴魁登斯,長腿叔叔始終都有注意著他,如果有需要的話,也可以把心事寫信寄給長腿叔叔,但是蒂娜自始至終都沒有提過長腿叔叔的身分。

  那年魁登斯才剛剛十三歲。

  那是一個敏感的年紀。

  六年了,他比一般人還要晚一年上大學,不是因為他考不上,而是他想要考上的學校太難進去了。這六年裡,他跟長腿叔叔常常書信來往,不過通常都是他寫信過去,長腿叔叔偶爾才回一兩封,他知道,他的長腿叔叔可能是太忙了,魁登斯覺得長腿叔叔有時間看自己的信,他就很開心了。

  「小魁,關太太定的花呢?」他的老闆笑咪咪地問,魁登斯登時回過神,通紅著臉趕緊把手上的信紙收起來,跑到後台去找花。

  「這孩子是新來的吧,斯卡曼德先生。」

  關太太是住在附近的一個小區的老太太,也是一個和藹的老人家,總是喜歡在出來散步的時候來找斯卡曼德聊聊天,哦那是他的老闆先生,一個看起來很年輕的先生。

  「是的,美麗的太太。不過那孩子還有點怕生,希望我的服務沒有讓你感到不愉快呢!」

  紐特斯卡曼德像個優雅的紳士如此說。

  魁登斯從後面跑了出來,手上拿著的正是關太太早幾天定下的玫瑰花。聽說是小孫子喜歡的花,特意準備買回家裏擺飾。

  紐特見魁登斯已經將花包裝好,看上去素雅高貴,心底愉快起來,想著這孩子還挺適合這些花花草草的。接過花束之後,將花遞到關太太的手上,順便告訴對方一些關於玫瑰花的照顧方式,老太太點點頭,聽得很是認真。

  不過畢竟也是年紀大的人,紐特還是將自己說的一些重點寫下來,交給老太太,讓她帶回去給孫子看就知道怎麼照顧了。

  雖然只是擺飾用,但是如果喜歡的話,還是可以試試把花種起來。

  紐特如此想。

  送走了老顧客,下午時分的花店安靜迴盪著經典藍調音樂,幾隻貓慵懶地或趴在地上或趴在窗櫺上,尾巴時不時一甩一甩,魁登斯看著也覺得愜意,趁著沒客人,他將自己的書拿出來讀。

  又快要考試了,他的報告資料都還沒有找齊。

  上了大學之後,他也一直都是一個人,目前還沒有碰到要分組做報告的問題,關於這點魁登斯一直很苦惱,因為他很難跟別人有互動,更別說是跟組員們討論做報告。他想如果是遇到那樣的話,他覺得自己私底下找教授表示自己做報告可能會更好吧。

  魁登斯想著,很快就將這個煩惱丟到腦後。

  念了一段時間,外面的陽光緩緩變得灰暗,他慢了很多拍才注意到這點,跑出去看天氣,似乎要變了,他的老闆斯卡曼德先生還沒有回來,而且他出去的時候似乎沒有帶傘啊……

  魁登斯煩惱的想著要不要給老闆打個電話。

  還沒等他猶豫完,一陣冰涼的液體落到他臉上,魁登斯抬頭往上看,第二滴稅、第三滴……接二連三的落下,小小的毛毛雨掩蓋了整個世界,魁登斯連忙跑進店裡。

  「應該……不會變大吧……?」

  低聲呢喃著,屋子裡的貓一個一個跑的不見蹤影,只剩下老曲子跟他,外面的涼風吹進來,竟讓人感到一絲絲寒意,他下意識抱著自己的手臂抖了下,手上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忽然之間他的手機響起來。

  ──這手機還是蒂娜特別給他拿過來的,說是之後用手機跟她連絡會比較方便。

  只是對魁登斯來說,這並沒有特別大的幫助。

  對於一個企圖將自己當作隱形的人來說,手機這玩意兒也就是他在外面的時候方便查資料用,哦對,還可以看地圖找路,他對這裡真的不太熟悉,平時有時間他都窩在宿舍或者花店裡。

  「小魁嗎,今天天氣不太好,接下來應該也不會有客人了,你把東西收一收休息吧!」斯卡曼德的聲音緩緩傳過來,魁登斯彷彿可以看見對方笑咪咪地跟自己說話,他連忙點點頭,慢一拍發現自己是拿著手機,點頭的話斯卡曼德先生根本就看不到,他連忙回答好。

  切了電話他開始忙碌。

  擺在外面的花盆也不少,幸好下的雨並不大,他很順利就將外面的花盆們都收到店裡面,天色越來越暗,魁登斯正準備關門,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看了一眼外面,在花店的對面站著一名男子。

  他撐著一柄黑色的傘,穿著正式的三件式西裝,白襯衫黑馬甲與灰色大衣,另一隻手放在大衣的口袋裡。魁登斯心跳漏了一拍,卻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

  對方漫不經心地看著他,面容毫無表情,黑色短髮往後梳去。

  魁登斯突然之間覺得自己不應該就這麼安靜地待著,於是他做了一件他從沒想過自己會做的事情,他拿了一傘走過去,站在馬路邊立在男人的對面,他問:「你……你要不要進來躲雨?」


待續.

[[ 這是個純愛小故事 ]]


评论
热度 ( 1 )

© 伪 文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