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 巍澜ABO】双AA 棋逢敌手 上

嗷嗷嗷嗷嗷

這個超可以啊啊啊

太太別坑了呀

我就是帥破蒼穹:

*沈巍X赵云澜

*ABO向,双AA!请自行避雷!

*插旗产物

 

        暴雨冲刷着泥泞不堪的漥坑,赵云澜狼狈的在骤雨中疾行,水花溅上脸颊,冰冷雨水湿透整件衬衫,但他此刻无暇理会,只是皱紧眉头不敢停下步伐,彷佛身后被什么洪水猛兽追赶,腿上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令他一时重心不稳趔趄几步,怵目惊心的鲜红血液沾染上裤管,沿着小腿缓缓流下,坠落地面有如一朵血花在脚边绽放,赵云澜不敢大意,咬紧牙关瘸腿疾行,低哑的急促喘息着,很快便尝到唇边一丝腥甜,令他不由得自嘲的弯嘴角,苦中作乐想道:「该死的发情,太他娘的难受了!」如今亲身体会,下次处理类似Omega发情案件,或许他该考虑要不要好心直接将人揍晕!

 

        赵云澜身为一位不折不扣的强大Alpha,按理说正常情况下,不会轻易陷入发情期,但今日的一切都太出人意料,让一向艺高胆大的自己难得自乱阵脚。本来这趟任务只是将两名煽动Alpha犯罪的Omega逮捕,却不料对方奸诈狡猾,先是刻意示弱假意被拘捕,接着趁自己要靠近逮捕时,猛然散发出强烈信息素,逼得身为Alpha的自己体内躁动难耐,被欲望驱使下差点崩断理智,若非曾经接受相关训练,根本抵挡不了这种本能诱惑,为了避免自身彻底失控,赵云澜情急之下拔刀刺向大腿。

 

        其中一名Omega似乎不曾预料对方竟会如此疯狂,甚至不惜选择自残保持清醒,瞬间呆愣在原地,有些恼羞成怒的怒目而视:「你还是不是Alpha!送上门的Omega居然不要!」面对他的质问赵云澜不禁一愣,有些无赖的两手一摊,表示自己宁愿受伤也不可能让他称心如意。

 

        大量血液汩汩涌出,椎心之痛令赵云澜面容有些扭曲,忍不住龇牙咧嘴倒抽口气,冷汗自眉心滴落,饶是忍受力再强大,仍是让他爆出口咒骂:「你大爷的!」这未免也太疼了!

 

        随后他抬起头,虽然大量失血让他开始有些头晕目眩,但赵云澜还是蛮不在乎的冲着对方露出整齐贝齿:「不好意思啊!你的气味,恶心的让我想吐。」果不其然,Omega听到他的话,脸色顿时沉下变得十分恐怖,相信不论是哪位Omega都无法忍受这种近乎侮辱的言词。

 

        赵云澜孤身一人感受到威胁,本想转身先离开,顺便叫特调处那帮人过来支持,但他还是高估了自己此时状态,只是稍微一个侧身动作,眼前立刻一阵天旋地转,为了避免露出更多破绽,他不动声色的沉着应变,有恃无恐盯着眼前虎视眈眈瞪着自己的Omega,刻意摆出轻松随意的吃姿态笑道:「开个玩笑嘛!老兄,别那么严肃!今天我也不是来找茬,不过想和你聊聊而已。」赵云澜清楚自己跑不了,当机立断的做出大胆决定,手背着两人在口袋中摸索一会,悄悄拨出个号码联系外援。

 

        但两名Omega显然也不是傻子,察觉到赵云澜的小动作后立刻厉喝出声:「别搞什么小把戏!哼!早听说特调处的头子是名油嘴滑舌的男人,如今看来果真和传言不差。」

 

        这听上去还真不是什么好话!赵云澜撇撇嘴不禁腹诽。面上却不由得干笑几声,无奈的替自己辩解:「什么油嘴滑舌?我可是位正经人,相信两位应该比我更心知肚明才对。」话一落,赵云澜立刻就想抽飞自己!得!那壶不开提那壶!

 

        经赵云澜这一提,两名Omega当然也想起先前对方自残的举动,脸色更是阴骘难辨,彷佛巴不得要一口将对方吃掉般。

 

        赵云澜也只能摸着鼻子,对两人讪讪一笑,知道自己一时失言是休想平息对方怒火了,本来想使用拖延计,待援助到来后再行动,但眼下战况一触即发,自己怕是等不到那时,赵云澜清楚自己居于下风,若是不先发制人,想突围的机率几乎是零,内心踌躇片刻,终究选择赌一把!

 

        他忽然惊讶的瞪大眼眸看向门外,忍不住露出几分笑意:「沈巍,你可真来得够即使啊!」两名Omega听闻果然脸上露出一丝惊惧,纷纷选择退避开来。

 

        就在这电光火石间,赵云澜趁着这几秒钟的时间,似不要命的拔腿向外头狂奔,等的就是这个时机!接着他不顾敌人诧异的神情,选择跳窗离开。双腿落地时,伤口再度崩裂,痛得小腿轻微抽搐起来,令他不禁闷哼声,脸色苍白的勉强起身,随后向一处繁密树林跑去。

 

        赵云澜边跑边向沈巍内心忏悔:「老哥,你可千万不能怪罪我!我这也是不得已才拿出你名头吓人!」

 

沈巍虽然是名Alpha,但意志力却坚定的可怕,曾经有Omega觊觎他的强大,不知死活的上门色诱,试图被他标记,却被那人面不改色的扭断脖子,从此成了Omega口中避之惟恐不及的对象,无人敢再赴死上前。

 

        因此赵云澜还不忘嘴欠的损他几句:「哈!这下你可找不到敢委身给你的Omega了,莫不想打光棍一辈子吧!不过你大可放心!以沈教授的姿色,相信还是很多Beta巴不得嫁过来的。」随后还调皮的朝对方眨了眨眼。

 

        然而沈巍听完后,却一瞬也不瞬盯着赵云澜瞧,把对方看得有些不自然的干笑几声,才轻抿唇说道:「也不是非要Omega或Beta不可……」

 

        赵云澜这下却震惊了,不是要Omega和Beta?难道他还想和个Alpha结合不成?

 

        但由于沈巍的态度异常认真,连带看向自己的视线太过炙热,个性向来直来直往的赵云澜,竟然也难得怂了,没胆继续追问下去,最终这个话题在赵云澜的傻笑中不了了之。

 

        思绪拉回眼下,赵云澜不得不佩服自己在逆境中,居然还能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还不合时宜的想起沈巍,让他有些烦躁甩了甩头,自己真是太过依赖对方了。

 

        就在赵云澜开始反省自己的同时,一滴豆大水珠忽然落在自己眼尾,令他不禁感到怔愣时,一场倾盆大雨顿时落下,将赵云澜淋个措手不及,伤口触碰到雨水开始发炎恶化,大腿如灌铅般沉重起来,患处从起初的刺痛到如今逐渐麻木,偏偏此刻屋漏偏逢连夜雨,一股异样的燥热感自从腹中猛然窜上,裤檔尴尬的搭起小帐棚,莫名点燃的情欲让赵云澜浑身难受。

 

        他当然也不是傻子,这种明显不正常的发情,立即联想到那两名不怀好意的Omega,自己怕是早已被暗计,不知不觉落入他人陷阱,成为对方囊中之物。Alpha发情失控也不是没有先例,但赵云澜从未想过,自己有天竟会陷入这种窘境中。

 

        然而更可恨的是,身体本能让他根本抗拒不了,他隐约嗅到空气中那两名Omega刻意释放的信息素,欲火让他彷佛置身水深火热中,焚烧着他仅剩理智。

 

        赵云澜在一片狼狈中忽然抬起头,狠狠用手背抹去唇边血迹,他依旧漫不经心的笑着,但笑意却达不到眼底,眼底闪过一抹冷厉,嘴上似笑非笑的说道:「怪不得沈巍会是这个反应,看来太受欢迎也不是件好事啊!热情的Omega的确让人无福消受!」

 

        粗喘几声,赵云澜盯着面前两名受Alpha信息素影响,紧追而上的Omega近乎痴迷的狂热望着自己时,顿时是一阵头皮发麻,彷佛他就是块美味的香饽饽,这让赵云澜苦笑的想着:「一个Alpha被Omega强上,若是传出去自己大概一世英名也毁了。」

 

        赵云澜当然不肯轻易妥协,于是辛苦的压抑本能反应,不忘朝两人露出灿烂一笑:「不好意思,老子对你们可真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你们的味道,恶心的令人反胃。」

 

===================================
本来想直接开车,但剧情忽然莫名拉长,预计上中下完结。之前插旗产物,哈哈哈就愿赌服输啰!

然后沙雕剧情不要探究!!反正就是纯ABO世界观

评论
热度 ( 171 )
  1. ptan.g我就是帥破蒼穹 转载了此文字

© 伪 文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