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剛睡醒。
先生的臉驟然出現,已經睡一床很久了,但魁登斯仍沒有習慣醒來就見到先生的臉。
微微顫抖了下,才回過神。
很少見先生比自己醒的晚,魁登斯沒敢亂動,盯著看了好一會兒,先生的臉已經有些老去的痕跡,在他眼裡,卻是英俊有味道的痕跡。
他喜歡的,愛著的,都是這個人。
老了,年輕了,都不再是他在意的事情。
而是他愛著的,就是他。
幸運的大概是,自己也可以擁有這一份愛戀。愛的人也愛著自己,這是他從沒有過的經驗。
連想像都覺得像是污穢了先生,想起自己帶著近乎決絕的告白的夜晚,想起先生像是知道自己要逃跑的那晚而抓住自己,想起那晚上的顛鸞倒鳳。
他的靈魂都要出竅了的那種幸福。
魁登斯靜靜的望著,腦海裡一點一點回想起他們的過去。
忍不住伸手沿著沿著隱隱冒出鬍渣的下巴動作緩慢,像是要將先生的模樣烙印在靈魂深處的觸碰著。
猛的他的手被抓住,原來還睡著的先生睜開了眼,微笑著帶著剛醒來時的低沉嗓音說,很好看嗎?
他說,好看的,先生無論怎麼樣都是最好看的。
男人低低笑起來,將魁登斯拉近自己的懷抱,讓彼此的身體交疊在一起,胸口的兩顆心,心跳聲音互相碰觸,交織出新的樂曲。
先生說,不會害羞了?
魁登斯臉一紅,本來還勉強可以裝著的樣子洩氣似的消失,直把對自己的腦袋塞進先生的肩窩,悶聲說,先生真壞。
逗得葛雷夫哈哈大笑。

這是他們的日常,他們平凡幸福的早晨。


Fin.
早安,我剛醒

评论
热度 ( 1 )

© 伪 文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