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裡的那個他
說剛剛好的愛情
我以為
我應該可以把自己照顧得很好
沒有你的溫度
我的擁抱也只是
過夜的流浪
真的不是非要你剛剛好
反正你也不會知道
我難過的樣子
故事裡的那個我
不會有眼淚
我的祝福
是兩個同性的友誼
或許而已

评论

© 伪 文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