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ylo】Dream/End.


2018年,你好。
新年快樂   
慶祝我今年的第一篇文。 

Attention

Star Wars: The Last Jedi 劇透有
Star Wars: The Last Jedi 劇透有
Star Wars: The Last Jedi 劇透有

他從床上驚醒,再一次的從夢中,驚醒。

這不是他第一次夢見她的離開,卻是在這兩月裡,最清楚的一次。每一次的夢境,都是他與她相見的畫面。第一次見面時候,他對她說過:這就是我聽聞許久的女孩。

然而這並不是沒有意義的話,凱羅很清楚這一點,不光光是屬下們來報的內容,每一次他們追蹤那個機器人的時候,總會伴隨著一個女孩的稱呼。

那一次之後,他開始在夜裡睡不好,尤其是她拒絕自己之後更甚。她很清楚他們之間的關係,史諾克稱之的連結並不如史諾克自己所說的那樣,或許,連史諾克都不明白,凱羅與芮──那個女孩之間的聯繫,那股原力連結的強烈程度有多少。

強烈到,時至今日,反抗軍已經失蹤無影,他們依然在銀河系中找尋不到任何蹤跡,凱羅為此發怒。

──因為他依然可以感應到芮,可以聽見她身邊的聲音、可以看見她身邊的人,可偏偏卻不如以往。

凱羅困擾的思考,為什麼他可以看到對方的周遭,卻無法像過去那樣,跟芮面對面,彷彿他用著芮的角度與那些他根本就不想要一一接觸的人相觸。

他可以見到自己的母親對芮的種種讚賞,隱隱有些將芮當作自己的女兒教導、疼愛,那些是他沒能在後面的成長時間裡擁有到的東西。

凱羅錯愕的望著夢境裡出現的東西,每一個夜裡,他掙扎著閉眼,又驚恐地睜眼,那些夢裡的、都像極了他曾經幻想過得一切。

如果他只是個普通的人有多好!
他不只一次這麼想過,但那只是個奢望。

這樣,他也就不用面對父母對自己的期待參雜著防備;他也不用面對同年齡的學徒們對自己的欽佩與壓力;舅舅給予的高期待,彷彿將他自己身上的重擔壓在了他身上。

女孩出現的時候,他從芮身上感受到與自己相似的心境,他滿心只想著一點:將她留在身邊,那麼他是不是就不用擔心自己永遠都處在那個無法做自己的環境?

但這也只是個妄想,凱羅暗忖。

──再一次從夢境驚醒。
這一次他夢見不再是芮身邊的畫面,那是一個全新的畫面。

在夢裡,有他有芮,有很多他沒有見過的人。他們在一棵沒有見過的星球上,那是個很像他曾經在女孩腦海裡見過的,有島嶼有海洋也有森林的地方,彷彿如童話般的幻境。

他無法從中自拔,如果不是突如其來的烈火焚毀了他夢裡所見的一切,藍白色天空晴朗瞬間成了紅色。

那些還在與芮談笑的人們或斷手或斷腳,血流滿地,橫屍遍野,他沒有辦法分辨那是敵方還是友方的屍體──他甚至不明白自己在這之中是怎麼樣的一個腳色。

而他自己手拿著紅色光劍,像個手足無措的小孩站在原地。他下意識找尋著女孩的身影,身邊傳來悽慘的叫喊,他多害怕…多害怕那些尖叫聲有芮的聲音。

步履蹣跚地往一處火光最大的地方走去,穿過林子之後見到卻是讓他剎那懂了甚麼是心中破了個洞的空虛感。

女孩近乎沒有呼吸地躺在地上,凱羅感受著那股黑暗纏繞自己的悲傷,一湧而上,就連呼吸都變成奢侈品。

他的手腳一下子沒有了力氣軟弱下去,凱羅從沒有過那種感受,就連親手弒父時候都沒有那樣難過──那是連他自己都沒有辦法說出口的情緒。

「…芮?」
他的聲音很輕,幾乎與空氣一樣輕。

似乎不這樣喊,會將那個快要睡著的人吵醒,雙手顫抖地將女孩從地上抱起來,全身看過一遍也沒有找到女孩受傷的地方。

這讓他更不安,「芮?」

「…班…你找到我了?」
芮的聲音比他還要細微,凱羅低下頭靠在女孩嘴邊。忽然之間有甚麼東西弄濕了他的臉,接著他聽見女孩的聲音帶著些微愉快的口吻。

她說:「你來了,我一直知道的。你看著我,就像我看著你一樣……班,你始終都在這裡,對嗎」
她的眼睛一如初見時候清澈,那一雙彷彿將所有世界都映照在黑夜中卻閃耀著光芒的黑色眼睛。
凱羅知道,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大概就已經被這雙眼睛吸引得無法理智思考。

「是的…我想應該是的,但我不是班。芮,看清楚我是誰!」
他低低發怒。

也許是氣憤女孩依然只看那個曾經無用的過去;也許是氣憤自己沒有將女孩保護好。

…但又為什麼他會認為自己沒有將她保護好?
這個問題只是一閃而過,眼前的情況並不能讓他好好的思考。

「你是班,我知道。但你也是凱羅。無論你是哪一個,都是我在等待的人,不是嗎?」芮彎起嘴角,說話甚為辛苦,「你說過,會回來的。」

「我沒有離開,因為我怕你會找不到我。」
芮的聲音越來越小,他緊緊握住她的手,只聽到芮最後說的一句:「現在,你找到我了。」

女孩的手從他手裡滑落,象徵著她生命的原力波動像斷了線的風箏,眨眼沒有。

他驚訝、憤怒、悲傷、難過…所有負面的情緒在意識到芮再也不會醒來與自己爭吵、對著自己說他是怪物的怒罵,或者不放棄自己的企圖拯救自己─那個他所需要的女孩消失了。

凱羅只是緊緊抱著女孩的身體,他沒有失聲怒吼。卻是一股冰冷的怒火,沉靜地以他為中心散開,整個戰爭場地來得突然,也在瞬間變得無聲,所有聲音都消失,砲火、吼叫、尖叫,整個世界在他閉眼睜眼的時候,變得靜謐、連同呼吸。

在那個時間,世界剩下的只有自己一個人。

像是回到了最初,整個世界、整個銀河系都只剩下他一個。他被這些黑暗的情緒往下拉去,一直墜落、像是摔進了一個沒有底的黑暗中,他感受到黑暗中竊竊私語著的聲音,像在他耳邊輕聲呢喃的誘惑。又彷彿聽見了誰在呼喊自己名字的聲音,一點、一點叫喚著,而他卻像是在深海底處,失去所有。

然後、驚醒。

他睜大著眼睛望著銀灰色天花板,整個空間只剩下他的喘息,還有旁邊BB-9E身上的燈。
凱羅徹底從床上爬起來坐著,腦海裡只剩下在最後他看到的死亡。

這些事情他誰也沒有告訴,卻在之後明白了一件事情:他害怕恐懼的,原來不是自己無法變成第二個達斯維達。

而是他將失去那個貼近自己靈魂的另一個人。

「不用再追捕反抗勢力的人,我自有打算。」他這樣告訴赫斯將軍的時候,後者瞪大眼張著嘴,凱羅幾乎都可以猜到他接下來要說甚麼,但他不在乎。

將人拋在腦後,他回到史諾克的艙房。
那個房間現在已經變成了他的個人專屬艙房,也僅有赫斯會來這裡。凱羅並不擔心自己佔據了這個房間會讓人發現史諾克出意外。最高領袖死亡的事情只有他跟赫斯知道,而整個第一軍團現在也就變成了他與赫斯兩人手中的勢力。

相比上級與下級。
他與赫斯之間的關係,更像是合作關係。

而對於凱羅的命令,赫斯無不可的傳令下去。
與他無關,甚至對赫斯而言,他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凱羅決定不再追殺反抗軍。不單是因為他的母親,赫斯沉著臉望向落地玻璃之外的銀行星空思考,還有那個女孩 The Gril。

在那一夜之後,他像變了個人。赫斯將軍對凱羅的恐懼加深,而這卻並非壞事,至少在做許多決定之前,凱羅的表現變得更成熟。

相對的也變得更為深沉,赫斯想,他越來越像他的外祖──達斯維達爵士。
對第一軍團可說是一件相當值得慶幸的事情。

幾個月之後,芮第一次感受到一股不同尋常的原力。
那感受與她曾經在島嶼上的感覺不同,更是令她感到深沉的黑暗,卻不讓人恐懼。芮暗想,那更像是一種親切的感覺,強大不危險。

她抬起頭見到的便是凱羅的面容,卻與她關上千年鷹號艙門之前所見到的凱羅不一樣。那股濃郁得幾乎連她在遙遠星球上都可以感受到的情緒,她無法說明那是怎麼樣的情緒,但分辨得出來有一個稱作悲傷的慾望在蔓延,然而她並不明白發生了甚麼。

「你…怎麼了?」
凱羅一眼不錯地望著芮,「很久不見了,芮。」

──而他知道了自己想要的,是甚麼。
男人彎起嘴角,露出一抹鮮少、近乎好心情的愉快笑容,凱羅知道自己該做些甚麼來捕獲這個少女。

他的、芮。

The End.

嗯、第一篇也是非常短的一篇。
有幾個點是動用看過的梗與設定,比如在小說中出現過的“我會回來的,甜心。”、還有原力連結、以及原力可以看到在未來發生的事情。
大致設定時間在TLJ的之後的兩個月。
嗯、有點嚴重的OOC芮….請見諒w

以上w
求太太們拍磚小力些,這裡是淺坑星戰深坑Reylo迷妹w

 

[[ 備註 翻譯 part ]]
Kylo Ren 凱羅‧忍/凱洛‧倫
Rey 芮/蕾依
Hux 赫斯/赫克斯

● 因為個人因素,在此多採用台灣翻譯哦 


评论 ( 10 )
热度 ( 41 )

© 伪 文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